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

第一百五十八章 白勝?lài)睦舷嗪?/h1>

小說(shuō):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 作者:雷恩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6 20:48:22 字數:3023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有人喜歡你,就會(huì )有人討厭你,喜歡你的人是因為你為他們帶去了好處和光明的明天,不喜歡你的人是因為你阻礙了他們獲取利益,甚至有可能他們所看重的那份利益,就裝在你的口袋里?!?br />
    “不把你一腳提開(kāi),甚至是殺了你,他們如何滿(mǎn)足自己對利益的訴求?”

    坐在餐桌邊上,美食帶來(lái)的享受以及飽腹感的確是讓人身心愉悅的一件事,有很多的人通過(guò)暴飲暴食來(lái)拯救心情并不是沒(méi)有道理的,再也沒(méi)有什么比肚子里裝滿(mǎn)東西時(shí)帶來(lái)的感覺(jué),更讓人滿(mǎn)意了。

    而且這桌子上的東西都非常的好,特別是擺放在桌子正中間一盤(pán)子像是透明色果凍一樣的東西,稍稍有些動(dòng)靜它就會(huì )顫顫巍巍的。在這個(gè)果凍里面有一些青白色的細線(xiàn),隱隱的勾勒出了一副有些眼熟的,可一時(shí)間又想不到在那見(jiàn)過(guò)的畫(huà)面。

    白馨蘭舀了一勺,有些Q彈的口感已經(jīng)一種無(wú)法描述的細膩質(zhì)地讓她一下子就愛(ài)上了這個(gè)東西,連吃了兩勺她才想起想起問(wèn)身邊的安平,“這個(gè)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平正在白勝?lài)闹?zhù)這幾天發(fā)生的一些事情,他瞥了一眼餐盤(pán)中的東西,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,“這是秘境內怪物的腦子……”,不管白馨蘭微微發(fā)白的臉色,他繼續和白勝?lài)闹?zhù)。

    “海天市超管局的新局長(cháng)還沒(méi)有指派下來(lái),不過(guò)可以想象的是新局長(cháng)絕對不是一個(gè)好相與的角色。如果他不搞不定海天市的超管局業(yè)務(wù),穩定這邊的軍心,不能夠把我們都安妥好,上面也就不會(huì )派他來(lái)這里?!?br />
    “很有可能是一個(gè)笑面虎,到時(shí)候你要小心一些,我看你最近火氣比較大,要是有老相好的最好去泄泄火,小心被抓住了馬腳?!?br />
    白勝?lài)緛?lái)還聽(tīng)的很認真,一下子眉毛就豎了起來(lái)了,“什么老相好新相好的,胡說(shuō)什么呢?”,他放下筷子,腦子里卻想著(zhù)之前安平說(shuō)的那些話(huà),覺(jué)得非常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這兩天喬一生的死所帶來(lái)的事態(tài)逐漸平息了下來(lái),調查組的結論也都放在了超凡界App的新聞欄目中,而且還置頂了,結案之后喬一生被追封了一些勛章和封號,總之在官方的說(shuō)法,這就是一個(gè)特么的誤會(huì )。

    一個(gè)誤會(huì )死了一個(gè)前途無(wú)量的超管局局長(cháng),也的確讓不少人跌破眼鏡,但同時(shí)的也如安平所考慮的那樣,一下子就讓白勝?lài)桶准业钠焯柖读似饋?lái),當然還有安平和安氏集團的名氣也隨之暴增了不少。

    安平這邊因為他平時(shí)不太喜歡和亂七八糟的人接觸,自然也沒(méi)有什么人來(lái)煩擾他,白勝?lài)沁吀鞣N的事情就數都數不清了,不管是家族內部的,還是家族外部的,每天都有人拐著(zhù)彎給他打電話(huà),請他出去參加什么活動(dòng),或者借機吹捧幾句,總之白勝?lài)雒病?br />
    他和安平合力設計殺了喬一生的說(shuō)法已經(jīng)成為超凡圈子里很主流的說(shuō)法,不管官方和當事人承不承認,至少在圈子里是這么說(shuō)的,他們的成功也進(jìn)一步的促使了一些人心中某些被壓制的東西,開(kāi)始松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這些人也因此更加的要把白勝?lài)跗饋?lái),把他當做榜樣,當做明燈,萬(wàn)一將來(lái)出了什么問(wèn)題,首先要被打擊的也是他白勝?lài)?br />
    所以安平這才提醒了他一句,別太飄,小心陰溝里翻船!

    外界認為這些都是翁婿兩人合謀的結果,就是為了進(jìn)一步統治海天市作出的準備,但實(shí)際上誰(shuí)能夠想到,在安平最初的計劃中根本就沒(méi)有超管局什么事情,只是適逢其會(huì )。

    加上他后來(lái)本意只是踩一腳超管局,提高白家的聲望,好讓白家做安氏集團的白手套,哪知道喬一生直接就往死里整,根本不按照套路來(lái),最終安平不得不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安平?jīng)]有想過(guò)要殺喬一生,殺一個(gè)喬一生很簡(jiǎn)單,可他死后一系列的麻煩事情卻真的足夠麻煩,但話(huà)又說(shuō)回來(lái),真站在了那個(gè)地方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下,根本不需要考慮什么勢力平衡,后續影響,活著(zhù)才是最大的勝利。

    白馨蘭的注意力卻明顯放在了其他的地方,她有些好奇的問(wèn)道,“你有相好的了?”

    原本還一臉正色的白勝?lài)话总疤m這么一問(wèn),表情頓時(shí)垮了下來(lái),“這怎么可能?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忙得根本就沒(méi)有時(shí)間停下來(lái)考慮這些東西,而且你看我,都六十來(lái)歲了,早就不想這些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,安平笑了一聲,這笑聲讓原本還有些相信了白勝?lài)?huà)的白馨蘭頓時(shí)狐疑起來(lái),她上下打量著(zhù)白勝?lài)?,頓時(shí)露出了好奇的神色,“你肯定有人了,你平時(shí)不是這樣的!”

    白勝?lài)哪樕⑽⒂行┌l(fā)紅,他假裝生氣拍了拍桌子,說(shuō)了一句胡鬧就離開(kāi)了餐廳,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越是這樣,白馨蘭就越是覺(jué)得這里面肯定有事,她很快就轉頭看著(zhù)安平,“你肯定知道一點(diǎn)內幕,對不對?”,她敢肯定,安平絕對知道一些什么,忍不住的說(shuō)道,“有就有唄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我母親走的早,他也沒(méi)有對不起我們母女,你們怎么就像是在防著(zhù)我?”

    安平瞥了她一眼,笑著(zhù)放下了筷子,“不是防著(zhù)你,是怕你被嚇著(zhù),你把他相好的才剛剛三十歲……”,說(shuō)著(zhù)安平笑了起來(lái),“比你爸小了三十多歲,據說(shuō)也帶著(zhù)一個(gè)女兒……”

    白馨蘭一愣,沉默了下來(lái),但很快又有些釋然,不找年輕的,難道去找個(gè)一樣五六十的啊,只是聽(tīng)到那個(gè)女人也有一個(gè)女孩時(shí),白馨蘭總覺(jué)得心里有點(diǎn)不怎么舒服,但要說(shuō)有多討厭,也未必。

    白家發(fā)展的越好,自然就越會(huì )有一些非超凡勢力在他身上投資,送錢(qián)送人那是最基本的操作,別說(shuō)三十多歲,十幾歲的小女孩都有。在白家招收的這些弟子中,有些小女孩也就十七八九歲的樣子,整天往他身邊湊,聲音還甜的很,整天拖長(cháng)了音的師父師父的喊,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是某個(gè)姿勢不標準,希望白勝?lài)軌騿为氈笇б幌隆?br />
    只是這些人又如何知道,白勝?lài)目谖犊傆行煌?br />
    前段時(shí)間在酒會(huì )上,他碰到了一個(gè)本地的女企業(yè)家,丈夫死后那個(gè)女企業(yè)家繼承了丈夫的家業(yè),以前只要悶頭發(fā)展就行,可現在要是沒(méi)有一點(diǎn)靠山和背景,則很難生存。

    不僅是白勝?lài)@樣的組織勢力在網(wǎng)羅那些閑散的社會(huì )超凡者,大企業(yè)也一樣在這么做,他們一方面投資其他已經(jīng)有組織的勢力,一方面也在組建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而且現在的世道已經(jīng)不像是以前那么的文雅了,還講究一個(gè)規矩,雖然秩序沒(méi)有崩壞,但是人們的對規矩,對秩序的敬畏卻越來(lái)越淡薄,很多大企業(yè)行事也更加的肆無(wú)忌憚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為了避免被那些大的勢力強行吞掉,在自己身上打上烙印,表示有歸屬就是最好的辦法,比起安平這樣已經(jīng)結婚,和妻子關(guān)系也還不錯的劣質(zhì)目標,白勝?lài)@樣的早年喪妻,又是本地第二大超凡勢力頭目的人,則是妥妥的優(yōu)質(zhì)目標了。

    加上白勝?lài)旧硪膊皇悄欠N很粗魯的人,他留給人們的印象其實(shí)非常的好,算是儒雅的典范,自然而然有人能夠狠下心,舍得身子套只狼。

    那個(gè)女企業(yè)家的想法其實(shí)安平多少也有些明白,只要能夠保持著(zhù)產(chǎn)業(yè)不丟,能夠給孩子傳下去,剩下的也就沒(méi)有什么特別想要的。反倒如果真的經(jīng)營(yíng)這份感情,指不定還能夠有一些額外的,意想不到的收入,何樂(lè )而不為呢?

    當然,安平這邊也有不少人過(guò)來(lái)試探,甚至是一些安家的遠方親戚,白家的一些人,都表示過(guò)可以幫助安平取暖,就更不提外面的那些女人了,只是安平的心思并沒(méi)有放在這方面,他想要的東西這些人給不了,既然給不了,要她們又有何用?

    吃完午飯之后,安平給徐蕊打了一個(gè)電話(huà),讓她通知法務(wù)部的同事們下午開(kāi)會(huì ),這次的事情其實(shí)也暴露出了另外一個(gè)問(wèn)題,那就是公司缺少一個(gè)足夠震懾人心的部門(mén)。

    這個(gè)部門(mén)和開(kāi)發(fā)團隊不同,這就像是帝國有軍人負責戰爭方面的事情,但也有警察維護正常的治安,不是說(shuō)軍人們做不到或者不能維護治安,而是警察在形象上,稍稍要比軍人緩和一些,也更容易讓人們接受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一有事,就是軍事化的戰斗列序出來(lái)解決問(wèn)題,很有可能會(huì )因此產(chǎn)生一些其他的麻煩,但如果只是法務(wù)部這種本身就和法律“掛鉤”的部門(mén)來(lái)出手,形象方面就沒(méi)有太大的問(wèn)題了,畢竟法務(wù)部處理糾紛,這是他們的本職工作嘛!

    而且讓法務(wù)部出手還有一個(gè)好處,那就是這群人本身知道一個(gè)“度”,知道什么時(shí)候該做到什么程度最好,這樣也不會(huì )盲目的樹(shù)立太多的敵人。

    有足夠的震懾效果,又能解決問(wèn)題!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