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ong id="byc90"></strong>
  • <label id="byc90"></label>
  • <label id="byc90"></label><s id="byc90"></s>

    1. 火眼看書(shū)
      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

    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法務(wù)部

      小說(shuō):我在靈氣復蘇當總裁 作者:雷恩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7 16:48:30 字數:305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          公司不同的部門(mén),不同的階層坐在一起開(kāi)會(huì )也會(huì )有明顯不同的特色。

          下午坐在會(huì )議室里,看著(zhù)眼前這些衣冠楚楚儀表不凡的法務(wù)部門(mén)的員工,安平就想到了其他部門(mén)同事坐在一起開(kāi)會(huì )時(shí)的場(chǎng)景。

          建設部的員工,不管是高到部門(mén)總管部長(cháng)的公司副總,還是下面最低級的一個(gè)具體辦事員,反正就是一身淡灰色的西裝,頂多總管級的會(huì )有一些格子線(xiàn)條什么的,這些人不管往哪一坐,就像是一堆水泥堆在了一起。

          更有意思的是這些人的車(chē)子后備箱里都放著(zhù)不止一個(gè)安全帽,可能還會(huì )有安全繩。

          秘書(shū)處的那就很精致了,每個(gè)人都是一套有些時(shí)髦,但又不那么顯眼的職業(yè)裝,大多數都喜歡戴著(zhù)一副眼鏡,就算是平光鏡也要戴著(zhù),給人一種“我很特么專(zhuān)業(yè)”的感覺(jué),頭發(fā)永遠都一絲不茍,如同塑膠的一樣固定在腦門(mén)上,和發(fā)際線(xiàn)永遠呈某個(gè)角度,每天都非常的光鮮亮麗,同時(shí)也和昨天不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手中兩三支筆和速記本以及一臺全鍵盤(pán)的pad基本上就是他們的標配,每次一提起電話(huà)不管對面的人看見(jiàn)看不見(jiàn)他們,先露出笑容然后轉身走到角落里。

          眼前的這些法務(wù)部同事們,一個(gè)個(gè)都穿著(zhù)深色的西裝,干練整潔,他們每個(gè)人的胸口都別著(zhù)一枚金色的徽章,這枚徽章非常的特殊,代表著(zhù)所有者已經(jīng)成功的獲取了律師資格證,具備了從事律師行業(yè)的資格。

          換句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他們都是正兒八經(jīng)的律師,并且都畢業(yè)于名牌大學(xué)。

          更高的薪水,更專(zhuān)業(yè)的素養,讓法務(wù)部的這群同時(shí)看起來(lái)更加的不凡。

          當法務(wù)部的部長(cháng)坐下之后,安平才開(kāi)始談起他的想法。

          “前幾天發(fā)生的事情,我想你們也都知道了,看見(jiàn)了……”,事情就發(fā)生在總部大樓的樓下,法務(wù)部的辦公室在二十九樓,不可能看不見(jiàn),而且后面的事情鬧的那么大,總會(huì )有人通知他們。

          安平這么一說(shuō),大家紛紛點(diǎn)頭承認,他挑了挑眉,繼續說(shuō)道,“之后還發(fā)生了一些事情,不過(guò)問(wèn)題都已經(jīng)解決了,你們都知道,公司弄了一個(gè)安全分公司,上次自愿加入戰斗列序的同事們也都進(jìn)入了這個(gè)價(jià)分公司受訓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但是這還不夠,如果說(shuō)安全公司對于安氏集團來(lái)說(shuō),是熱武器,具有強大的威懾力和震懾作用,那么我們就還缺少一個(gè)冷兵器,不會(huì )影響大局,但是同樣能夠殺敵,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          法務(wù)部的部長(cháng)張連生是一名四十四歲的中年男人,畢業(yè)于帝國大學(xué)法律系,法學(xué)博士,在帝國內的法律行業(yè)中具有相當的名望,一方面他本身在求學(xué)期間就展現出了過(guò)人的天賦,另外一方面他父親和爺爺,都是法律工作的從業(yè)者,俗稱(chēng)法官。

          聽(tīng)著(zhù)安平這些話(huà),他點(diǎn)了一下頭,“安總的意思我很明白,就像是前幾年非?;鸬囊粋€(gè)電視劇,流氓律師那樣,對嗎?”

          流氓律師前些年在國內外都非常的火爆,說(shuō)的是一個(gè)三進(jìn)宮的年輕人在迷茫之后為了尋求為什么自己總是坐牢,別人卻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,開(kāi)始自學(xué)法學(xué)并且成功成為律師的故事。

          這個(gè)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改變,加上充分的演繹以及必要的戲劇化,讓整個(gè)故事很有張力,也很有爆點(diǎn),同時(shí)也充滿(mǎn)了正能量和勵志等賣(mài)點(diǎn),最關(guān)鍵的是劇情中的主角并不死板。

          明明是一個(gè)高大上的律師執業(yè),卻有著(zhù)曾經(jīng)身為罪犯的背景,行事風(fēng)格別樹(shù)一幟,激烈的沖突讓這部電視劇成為了年度爆劇,還翻譯了十多種語(yǔ)言出口海外。

          在這個(gè)電視劇中,主角有時(shí)候會(huì )扮演以暴制暴的角色,但是他始終都能夠利用自己的知識和聰明脫罪,當然和也成為了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議論的一個(gè)焦點(diǎn),有人覺(jué)得這種劇情的核心還是在推崇無(wú)責任犯罪,會(huì )影響到一大批年輕人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安平話(huà)里話(huà)外要表達的意思,其實(shí)和張連生說(shuō)的差不多,但是張連生忽略了一個(gè)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安平?jīng)]有看過(guò)這部電視劇。

          他也許在白馨蘭或者其他人那里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但自己絕對沒(méi)有看過(guò),看著(zhù)他一臉探究和“你在說(shuō)什么”的神色,張連生微微了一愣,然后解釋了起來(lái)。

          隨著(zhù)他的解釋?zhuān)财讲粩嗟狞c(diǎn)頭,“你說(shuō)的很對,但還不夠,法務(wù)部要能夠形成有效的戰斗力,因為我們以后打交道的人更多的都會(huì )是超凡者,這也是公司以后主要推動(dòng)的方向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超凡者的世界將會(huì )逐漸的真正的改變這個(gè)世界的結構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。我說(shuō)一句不太好聽(tīng)的話(huà),我殺了喬一生,但是沒(méi)有人能夠審判我,為什么?”,他看著(zhù)會(huì )議室里的這些法學(xué)高材生們,問(wèn)了一個(gè)很尖銳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    不管官方公布的調查結果,還是人們從網(wǎng)上所看見(jiàn)的那些流傳出去的錄像,都指向了最終一個(gè)結果,那就是安平殺死了海天市超管局局長(cháng)喬一生,雖然最后解釋為防衛過(guò)當。

          可這里的人都知道,這并不構成防衛過(guò)當,只是官方幫著(zhù)掩蓋了事實(shí),這和他們過(guò)去所學(xué)的那些東西有著(zhù)非常明顯的違背的地方,也讓一些年輕人感覺(jué)到有一種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的迷茫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法律真的逐漸會(huì )失去它應該擁有的威懾和約束力,那么這個(gè)世界會(huì )變成什么樣子?

          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安平給了這些人思考的時(shí)間之后才繼續說(shuō)道,“因為力量……”,他抬起手攥成了拳頭,“安氏集團整體的影響力,實(shí)力,加上白家的影響力和實(shí)力,他們很清楚要抓我,或者白勝?lài)?,整個(gè)天海州的超管局加在一起都沒(méi)用!”

          “到了那一步不管他們最后是輸了,還是贏(yíng)了,這個(gè)社會(huì )的秩序都會(huì )立刻的崩塌,所以他們不能那么做,他們是秩序的維護者,不是毀滅者,所以他們要維護我,至少不能讓這件事情成為摧毀世俗秩序的致命一擊!”

          “以后的世界,強者為尊,這一點(diǎn)是不需要去質(zhì)疑它,因為沒(méi)有這個(gè)必要,連市長(cháng)都必須由強者擔任,官方都已經(jīng)做出了調整,爭辯這些東西毫無(wú)意義,那么是不是說(shuō),法律,就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用了呢?”

          安平的這個(gè)問(wèn)題再次問(wèn)到了每個(gè)人的心里,包括了張連生,他們從懂事開(kāi)始學(xué)習,到大學(xué)選擇了轉業(yè),再到千軍萬(wàn)馬度過(guò)獨木橋成為了安氏集團法務(wù)部的工作人員,在他們人生的前三十年,基本上都是為了法律在付出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突然間有人告訴他們,他們以前為之努力,為之付出的東西已經(jīng)毫無(wú)價(jià)值,毫無(wú)意義了,這就會(huì )給他們造成一種很大的精神沖擊,讓他們陷入到迷茫的狀態(tài)中。

          我努力的,我擅長(cháng)的都沒(méi)有了,我還有什么用?

          在安平停下來(lái)的一段時(shí)間里,會(huì )議室里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重起來(lái),看著(zhù)這些人都在認真的思考,安平過(guò)了會(huì )才笑著(zhù)繼續說(shuō)道,“很多人認為秩序必然會(huì )在某一個(gè)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徹底的被終結,社會(huì )將進(jìn)入無(wú)序的狀態(tài)中,但是他們弄錯了一點(diǎn),那就是秩序崩潰并不是徹底的終結,而是新秩序誕生的必要過(guò)程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沒(méi)有毀滅,怎么能夠迎來(lái)新生?”

          這句話(huà)并不是安平為了按撫他們隨口亂說(shuō)的,現在已經(jīng)不是古代那種科技或者各方面都有所欠缺的時(shí)代,生產(chǎn)力低下,造成了社會(huì )物資短缺產(chǎn)生的混亂?,F在這個(gè)高度文明進(jìn)步的社會(huì )中,無(wú)論是科技,思想還是到修煉體系,都已經(jīng)非常的完整了。

          任何一個(gè)大勢力都不會(huì )允許自己的管轄范圍內保持著(zhù)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混亂統治,所以在就有的秩序崩塌之后,新的秩序就會(huì )快速的升起,以為混亂之后就能為所欲為了?

          想的真的是太多了,而且新誕生的秩序會(huì )比以前的更加嚴格,更加的殘酷,也更加的無(wú)情。

          在過(guò)去觸犯了秩序的人,違反了法律的人,還可以上法院打官司或者庭辯,最終在情理法的協(xié)調下意思一下就結束了,新的秩序升起,必然要殺的人頭滾滾,也只有這樣,才能夠讓人們畏懼并遵守它!

          別的地方可能是有一些宗門(mén)的戒律堂啊之類(lèi)的來(lái)制定這些規則,但是在海天市乃至以后的天海州,扮演規則秩序制定者,執行者的人,將會(huì )是安氏集團的法務(wù)部,所以對于這些人來(lái)說(shuō),需要的不僅僅是他們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更重要的是他們未來(lái)的執行能力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安平才召開(kāi)了這次會(huì )議,讓這些人有一個(gè)心理準備,因為接下來(lái)法務(wù)部不僅要擴招,更重要的是他們也將進(jìn)入秘境進(jìn)行修行強化,新規則,新秩序的執行者,怎么能夠連秩序都無(wú)法維持呢?

          當然,并不是每個(gè)人在面對生死抉擇的時(shí)候都有勇氣去闖一闖,加上白家的人損失慘重的事情已經(jīng)悄然的宣傳開(kāi),當安平說(shuō)起這些事情的時(shí)候,不少人臉上都出現了一些變化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是前幾天的那場(chǎng)騷亂,也正是因為有些人畏懼危險所導致的。
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      強力推薦

      最新簽約

      九九热在视频精品13_国产青榴社区91精品_日本不卡专区_日本公妇乱偷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