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ong id="byc90"></strong>
  • <label id="byc90"></label>
  • <label id="byc90"></label><s id="byc90"></s>

    1. 火眼看書(shū)
      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科幻懸疑 > 懸疑探險 > 我的老婆們太旺夫了

    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條龍服務(wù)

      小說(shuō):我的老婆們太旺夫了 作者:我不是舔狗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3 21:49:17 字數:3815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          高鐵呼嘯著(zhù)向北而去。

          一號車(chē)廂的最后兩個(gè)座位,劉軒身旁坐著(zhù)乖巧不出聲的戴嫻。

          而劉軒俊臉上帶著(zhù)淡淡笑容,絲毫沒(méi)有因為戴嫻到他家鄉旅行而心虛什么的。

          戴嫻刷了一會(huì )兒手機,悄悄地挨近了劉軒:“哥,我帶了幾瓶酒,還有從家里搜出來(lái)的幾盒補品。等會(huì )在新城市區出了火車(chē)站你帶我去買(mǎi)一點(diǎn)兒水果好不好?”

          她俏臉通紅道:“我十多年前就跟著(zhù)老爸到鵬城住,老爸他這些年都是活得沒(méi)親沒(méi)戚的,逢年過(guò)節沒(méi)有串過(guò)門(mén)也沒(méi)有親戚來(lái)我們家。禮數什么的我都是不懂的,這些都是早上出門(mén)時(shí),上網(wǎng)查了百度,還有問(wèn)了管家老吳才知道的?!?br />
          劉軒俊朗的臉龐仍然帶著(zhù)淡淡的笑意,戴嫻想跟著(zhù)回鄉下,他并不反感。

          雖然老爸老媽會(huì )因此而誤會(huì )自己跟戴嫻之間的關(guān)系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呢,這些事情吧,對于劉軒而言,并不會(huì )對他自己或是家人造成什么困擾。

          順其自然就行了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搖頭道:“哪有那么多禮數,嘴甜一點(diǎn),三兩杯下去,村里啥人都可以叫你姐?!?br />
          哦?

          戴嫻眼睛一亮,又問(wèn):“村里人那么好玩的嗎?”

          劉軒笑道:“熱情倒是真的。村里年青人都搬遷得差不多了,現在大部分人過(guò)年也沒(méi)有回村里過(guò),都在縣城那邊了。呆在村里的人基本都是我爸媽那一輩的老人家,他們見(jiàn)到年輕人能不熱情嗎?”

          他向戴嫻說(shuō)道:“爸爸老家那里可是真的窮呢。到時(shí)你可別哭著(zhù)鼻子就跑?!?br />
          戴嫻被劉軒逗樂(lè )了:“哥,你又嚇唬我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本來(lái)硬著(zhù)頭皮跟劉軒一起搭高鐵回他老家的戴嫻,心情直至高鐵開(kāi)動(dòng)的這一會(huì )兒都有些七上八下的。

          跟劉軒聊起了他鄉下老家那里的情況,她緊繃著(zhù)心情舒緩了下來(lái)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正兒八經(jīng)跟戴嫻講起了鄉下環(huán)境的種種。

          聽(tīng)得戴嫻眼眸睜得圓圓的,腦袋搖得像拔浪鼓:“不可能,哥你騙人!”

          坐在劉軒身旁的戴嫻。

          就只是一個(gè)看來(lái)陽(yáng)光燦爛的清純美少女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是同一個(gè)車(chē)廂的乘客,也完全看不出來(lái),她就是今天還掛在了微博熱搜榜上的那一位‘國畫(huà)大師少女戴嫻’

          在她的身上,宗師的自然氣度與她的少女氣質(zhì)渾然天成地揉合在了一起,令她身上的魅力更加飽滿(mǎn)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娓娓道:“自家種的菜園子旁邊呢,都會(huì )捂著(zhù)一堆用塑料布蓋的土堆。如果天氣熱,那個(gè)土堆還會(huì )散出像蒸汽那樣白煙。那白煙要是順著(zhù)風(fēng)飄入屋里呀,那可以就酸爽嘍?!?br />
          戴嫻杏口微張:“現在不是有化肥嗎,為什么自家種的菜園子一定要悶土雜肥呢?這多不衛生啊?!?br />
          劉軒笑容輕松,繼續道:“化肥種出來(lái)的菜跟土雜肥種出來(lái)的菜壓根就不是同一個(gè)等級。鄉下住的老頭老婆婆們吃慣了用土雜肥種的蔬果,城里賣(mài)的蔬果是沒(méi)辦法入得了他們口的。所以呀,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有一人尿缸收集尿液用來(lái)澆菜,家里就算是有條件建廁所了,還是舍不得可以肥自家菜園子的那些大糞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哇?!贝鲖刮嬷?zhù)鼻子,俏目睜得圓溜溜的。

          她是真的被劉軒講的這些給震撼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不會(huì )吧?

          這么夸張的嗎?

          她的腦袋里浮起了各種各樣的畫(huà)面,但是怎么想都很難把身旁這人氣息清新,令她心跳加快的大男孩,跟他講的那些環(huán)境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當然是怎么夸張怎么講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(guò)呢,其實(shí)這些事情也是鄉下農村那里普遍存在情況。

          對于生于斯長(cháng)于斯的劉軒而言,鄉下的種種只是司空見(jiàn)慣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對于從小就跟著(zhù)老爸在鵬城生活,剛剛懂事就過(guò)去了港島的女子學(xué)校讀書(shū),大學(xué)又是在腐國那邊留學(xué)的戴嫻。劉軒講的這些,跟她想象當中‘歲月靜好’的村下差距就有點(diǎn)兒大了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為什么夸張一些跟戴嫻講這些事情呢?

          一個(gè)是想借此打消戴嫻她高漲的熱情,另一個(gè)則是給她打打預防針,降低她對鄉下農村的期待值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呢,戴嫻開(kāi)始還連連驚呼,聽(tīng)到后面她居然開(kāi)始默默點(diǎn)頭了,魯學(xué)張口就來(lái):“真的嗎?我不信?!?br />
          正在兩人聊得不亦樂(lè )乎。

          高鐵一號車(chē)廂前面的位置,響起了一陣激烈的吵鬧聲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和戴嫻兩人雙雙看向了吵鬧的座位。

          三名皮膚黝黑的外國男子嘻皮笑臉地坐著(zhù),向三名向他們詢(xún)問(wèn)的女子說(shuō)道:

          “我們前面幾站就坐在這里的,這三個(gè)座位我們都已經(jīng)坐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,你們憑什么要我們給你們讓座?你們不是禮儀之邦的民眾嗎?”

          三位皮膚黝黑的外國男子華夏語(yǔ)說(shuō)得相當流利,本人就是死皮賴(lài)臉坐著(zhù),就是不把座位還給了剛剛從站點(diǎn)上車(chē)的三位持票女子。

          站在了前面那名戴著(zhù)眼鏡的妹子氣得眼淚都快迸出來(lái):“讓座?我們不是讓你們讓座,而是要讓把本來(lái)屬于我們的座位都還給我們三人!你們的票呢?把你們的票拿出來(lái)!”

          三名黑皮膚的外國男子就是不從座位離開(kāi),坐在了過(guò)道旁的揮著(zhù)黑手:“這幾個(gè)座位就是我們的,你們去叫乘警也沒(méi)有用!”

          絕少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戴嫻,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乘客之前的這種扯皮。

          霎時(shí)間,她的小臉氣得通紅。

          這能忍?

          而劉軒面對這個(gè)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在心里淡淡冷笑一聲。

          手掌按住了想要挺身而的戴嫻肩膀。

          他已經(jīng)展開(kāi)【旺夫交易游戲】的界面。

          這些踏上了華夏大地的外國人,他們沖著(zhù)什么來(lái)?

          沖著(zhù)他們身無(wú)長(cháng)技也可以在這片大地上得到最便利的政策,沖著(zhù)他們可以任何場(chǎng)所做出了踐踏底線(xiàn)的行為,也可以得到區別對待的優(yōu)勢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,他們敢霸座,他們敢在公共場(chǎng)合做出讓人側目的舉動(dòng)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他們知道普通民眾,壓根拿他們沒(méi)有辦法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先在【旺夫交易游戲】里,定位徐嫣嫣和徐妍妍兩人的位置。

          【刺客宗師】的徐妍妍,她每天的日常任務(wù),是排除劉軒身旁的可疑人物。

          當劉軒把定位旗幟插在她的頭上時(shí)。

          徐妍妍的定位地圖立即展開(kāi)。

          果然,這位【刺客宗師】正隨著(zhù)自己乘搭這一輪高鐵回去老家。

          她并沒(méi)有悄悄守護李墨菲前往花都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(shí)徐妍妍,在這一列車(chē)的第二號車(chē)廂,就在劉軒車(chē)廂的隔壁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在地圖上確定了徐妍妍的位置。

          嘴角浮起淡淡的冷笑。

          眼不見(jiàn)為凈,既然見(jiàn)著(zhù)了,能不給這些垃圾整上一條龍服務(wù)?

          劉軒給徐妍妍發(fā)送了一條日常任務(wù):

          “日常任務(wù),旺夫對象劉軒所處的車(chē)廂發(fā)生一起外國友人霸座事件。給這伙人一個(gè)小小教訓,勸他們退返他們的國家。每勸退一名外國友人,將獲得旺夫對象劉軒好感度一點(diǎn)?!?br />
          劉軒給徐妍妍發(fā)出了這一條任務(wù)的同時(shí)。

          同時(shí)也給定位的位置還在鵬城仙湖別墅區的徐嫣嫣發(fā)送了一條日常任務(wù):

          “日常任務(wù),旺夫對象劉軒所處的車(chē)廂發(fā)生一起外國友人霸座事件。把這伙人在華夏的所有收入全部?jì)鼋Y斷絕,每斷絕一名外國友人的財路,將獲得旺夫對象劉軒好感度一點(diǎn)?!?br />
          兩個(gè)任務(wù)發(fā)出。

          半分鐘后。

          前面的爭吵越來(lái)越激烈。

          戴嫻已經(jīng)捏著(zhù)小拳頭兒,恨恨不平道:“哥,咱倆一起上去理論,不能坐視不理!”

          劉軒緩緩站起。

          冷冷看向了那三名明面是在跟三位的女乘客嘴炮,實(shí)際上是在挑釁整座車(chē)廂的外國友人。

          一名坐在了車(chē)窗旁的外國友人看到劉軒站起,他大聲問(wèn)劉軒:“怎么,你不服氣?!”

          劉軒伸出拳頭,向他比了個(gè)中指。

          “操!”外國友人大罵一聲,走出座位,大步向劉軒走來(lái)。

  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      一米八多的外國友人剛剛離開(kāi)座位,走上過(guò)道,行李架上的一個(gè)行李箱像是炮彈那樣狠狠飛出,砸在了他的頭上。

          炮彈般的行李箱,把人高馬大的外國友人砸得仰天倒地。

          “草!”他兩個(gè)黑皮膚朋友沖過(guò)來(lái)把他扶起,三人瞪著(zhù)劉軒,“是你砸的?”

          劉軒又向他們仨伸出左手拳頭,再比一個(gè)中指,冷冷回答一個(gè)字:“滾!”

          三名外國友人眼光兇狠,特別是那一名被禮李箱砸得昏頭轉向的外國友人更是被激出了兇性。

          三人哇哇叫著(zhù),向劉軒和戴嫻的座位圍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邁出不到兩步。

          為首那一名外國友人的電話(huà)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他看了一眼來(lái)電顯示,停下腳步,先讓身后兩人住口。

          他堆滿(mǎn)笑容接聽(tīng)了電話(huà):“王先生,我們兩個(gè)小時(shí)后就能到達您的城市……什么?不給我們供貨?”

          他的臉色大變,剛想問(wèn)為什么,對方的電話(huà)已經(jīng)掛上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哈羅?哈羅?!狗屎!”

          他站在通道,回撥了數次電話(huà),對方立即掛斷了他的電話(huà)。

          另外兩人問(wèn)明緣由,三人站在車(chē)廂過(guò)道面面相覷,連找劉軒麻煩的念頭都消了。

          另外兩名外國友人情緒激動(dòng)的用家鄉話(huà)交流著(zhù)。

          片刻后,為首的外國友人電話(huà)再次響起,他看了一眼來(lái)電顯示,臉色立即遲疑。

          他接聽(tīng)了電話(huà)。

          “周房東?什么?你出租給外國友人的整棟樓房違建?!我們兩點(diǎn)鐘前就要搬離?下午四點(diǎn)樓房就要拆?!還要拿外國友人證明才能搬出貨品?!”

          他黝黑的臉色居然在這一通電話(huà)中,變得蒼白。

  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      正在他打電話(huà)間,行李架上又一個(gè)大象牌的行李箱像炮彈那樣飛出,砸在了他的頭上。

          龐大的行李箱慣性,把三人同時(shí)砸得仰倒在后道,亂成了一團。

          本來(lái)挽著(zhù)劉軒手臂,神情緊張無(wú)比,要跟劉軒一起向這三名外國友人理論的戴嫻,杏口微張。

          她向劉軒感嘆道:“哥,這、這行李箱真是厲害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劉軒目光淡淡看向了如同隱身那般,在行李架后緩緩走出的迷彩少女,向戴嫻淡淡笑道:“可不是嘛?!?br />
          劉軒大聲向那愣在三個(gè)空座旁的女乘客喊道:“妹子,坐好你們的座位?!?br />
          車(chē)廂里的男乘客們在這會(huì )兒都站了起來(lái),向三位女乘客喊道:“妹子,別理這三個(gè)垃圾,他們還敢霸座,有我們呢!”

          三只垃圾在半小時(shí)后的站臺下車(chē)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在車(chē)里經(jīng)歷了各種詭異的行李箱炮彈,砸得他們雙手護頭已經(jīng)成了條件反射就不說(shuō)了。

          下車(chē)時(shí),還有三只外國友人的腳掌居然卡在了列車(chē)與站臺的縫隙卡骨折了你敢信?

          車(chē)廂內的垃圾一清,空氣清鮮了。

          本來(lái)一路聽(tīng)著(zhù)劉軒聊鄉下話(huà)題嚇唬她的戴嫻,主動(dòng)聊起了花都和鵬城這兩處外國友人爆棚一線(xiàn)城市。

          從小在港島讀書(shū),大學(xué)又在腐國留學(xué)的戴嫻,她比起劉軒這個(gè)純土著(zhù)還要討厭這些占據一線(xiàn)城市公共資源的外國友人。

          她噼里啪啦地講著(zhù)發(fā)國現在的人口結構憂(yōu)患,又講腐國的外來(lái)人口問(wèn)題。

          最后又聊回到華夏現在面臨的外來(lái)人口問(wèn)題。

          劉軒默默地聽(tīng)著(zhù)。

          他嘴角浮起了淡淡的笑意。

          他給徐家雙胞胎姐妹下的兩個(gè)任務(wù)。

          正是針對這些底層外來(lái)垃圾的一條龍服務(wù)。

          勸退一個(gè)外國友人。

          換他一點(diǎn)好感度。

          ‘兩個(gè)宗師一齊出手,這一條龍服務(wù)夠周到了?!谛睦锇档?。

          在三名外國友人下車(chē)時(shí)。

          【旺夫交易游戲】定位中的徐妍妍,已經(jīng)隨著(zhù)三人下車(chē)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(shí)已經(jīng)跟他們一同轉乘高鐵前往花都。
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      強力推薦

      最新簽約

      九九热在视频精品13_国产青榴社区91精品_日本不卡专区_日本公妇乱偷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