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古典言情 > 穿越架空 > 從撿破爛開(kāi)始變強

254.不氣盛還是年輕人嗎!

小說(shuō):從撿破爛開(kāi)始變強 作者:天邊白鶴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3 21:49:07 字數:220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(lái)了!”

    對于楊慶的到來(lái),葉離還是有些意外的。

    畢竟這家伙已經(jīng)身敗名裂了,而且跟他也視如水火。

    要不是葉離當時(shí)揭穿了這個(gè)假大師的身份,楊慶還可以以孔家的名義在外面招搖撞騙,受萬(wàn)人敬仰。

    葉離的疑惑很快便被揭開(kāi)了,楊慶笑了笑,看了眼門(mén)口的題字,應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葉離先生,這次我是受孔家年輕族長(cháng)的委托特意過(guò)來(lái)為您送那幅字的!”

    “哦?!?br />
    既然是這樣,一切也就都說(shuō)得通了,由于大廳中人多眼雜,他們也沒(méi)多做溝通,而是來(lái)到了樓上的雅間,分別落座之后,楊慶才說(shuō)明了自己的來(lái)意。

    原來(lái)他這次是受孔家的委托,過(guò)來(lái)給葉離送這幅字的,算是對他這家藏寶閣的一種肯定。

    接下來(lái),楊慶開(kāi)始用極大的篇幅對葉離發(fā)出了贊美。

    說(shuō)葉離屬于華夏的新興力量,對于華夏的文學(xué)界和文物界,以及精神界都有著(zhù)極大的貢獻,希望他再接再厲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孔家也希望跟葉離開(kāi)展親密無(wú)間的合作,彼此之間互相成就,多多交流。

    這些話(huà)聽(tīng)著(zhù)好像沒(méi)什么問(wèn)題,而且對葉離也都是極盡贊美。

    可作為當事者的他,卻始終不為所動(dòng),依舊坐在雅間正中,悠閑的喝著(zhù)茶。

    仿佛將楊慶的話(huà)全部當做了耳旁風(fēng),壓根就沒(méi)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說(shuō)了半天,見(jiàn)葉離始終沒(méi)有發(fā)表看法,楊慶才有些尷尬的張著(zhù)張嘴,輕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葉離先生,不知你有沒(méi)有什么想問(wèn)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跟孔家聯(lián)系上的?不是孔家發(fā)聲明說(shuō)你跟他們沒(méi)有任何關(guān)聯(lián)嗎!”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茶杯,葉離也不客氣,直接問(wèn)出了他最關(guān)心的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楊慶怎么也沒(méi)想到,葉離首先問(wèn)到的會(huì )是這個(gè)尷尬的問(wèn)題,神色中也帶著(zhù)一絲不滿(mǎn),但很快便恢復常態(tài)。

    “這個(gè)還多虧了孔家的年輕族長(cháng),孔賢先生高風(fēng)亮節。

    他說(shuō)我既然以孔家的身份在外面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就讓我以孔家特派員的身份,把這些不好的名譽(yù)全部都扭轉過(guò)來(lái),也算是給我一條出路,體現了孔家的關(guān)懷?!?br />
    別看楊慶嘴上說(shuō)的好聽(tīng),把自己改過(guò)自新和孔家說(shuō)的那么高尚。

    可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,明眼人一聽(tīng)就聽(tīng)得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楊慶一倒臺,孔家相當于失去了斂財的臺柱子。

    就像孔巖先前所說(shuō),這一切其實(shí)都是孔家的陰謀。

    之所以派楊慶過(guò)來(lái),也算是對他的一種宣戰,告訴葉離先前并沒(méi)有對孔家造成實(shí)質(zhì)性的傷害。

    看樣子這個(gè)孔家確實(shí)有些復雜,而且察覺(jué)到自己已經(jīng)構成威脅,這才讓楊慶過(guò)來(lái),形成震懾作用。

    思緒至此,葉離沒(méi)有多說(shuō)什么,就這樣審視著(zhù)面前的楊慶,繼續詢(xún)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此行的目的還有什么?只是為了送這幅字嗎?

    要是這樣的話(huà),替我向孔家表示感謝,不過(guò)華夏館藏這4個(gè)字實(shí)在是不敢當!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我這次來(lái)是來(lái)跟您談合作的!”

    楊慶怎么也沒(méi)想到20出頭的葉離,城府居然深沉到如此地步,甚至可以用油鹽不進(jìn)來(lái)形容,哪怕是孔家的身份搬出來(lái)他都毫不畏懼。

    這次的任務(wù)是必須要完成的,這是孔賢下的死命令。

    于是楊慶只好微微的嘆了口氣,再次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葉離先生,聽(tīng)說(shuō)您得到了十二生肖中的蛇首,是嗎?”

    楊慶這邊話(huà)音未落,一旁的馬蕓和王建林兩位大佬也是神色一驚。

    十二生肖的蛇首,在文物界中到底有怎樣的地位也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就算是華夏首富,他二人也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,只能心生向往而已。

    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葉離的臉上,等待著(zhù)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錯!”

    對于自己擁有國寶之事,葉離倒也不忌諱,反倒是點(diǎn)頭應承了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這件物品是1億美金拍下來(lái)的,現在就在我藏寶閣當中,而且是我私人所擁有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辦了!”

    聽(tīng)葉離沒(méi)有拒絕,楊慶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幾分,很明顯是有備而來(lái)。

    他笑著(zhù)走上前來(lái),先是對葉離鞠了個(gè)躬,看起來(lái)也是非常尊敬,然后才緩緩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葉離先生,是這樣的那件國寶對于整個(gè)華夏都非常重要,再過(guò)些天就是紀念孔先生的誕辰。

    能否將這件國寶先借由孔府,到時(shí)孔府會(huì )在慶典上宣布國寶回歸,并且進(jìn)行全國的展覽。

    這么做也算是對華夏文明的一種振奮,更能宣傳您對于華夏的貢獻,可謂一舉多得,不知您是否感興趣!”

    “我拒絕!”

    誰(shuí)知楊慶這邊話(huà)音剛落,葉離便斬鐵結晶的拒絕了,甚至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猶豫,語(yǔ)氣中也沒(méi)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這。。?!?br />
    接連受挫的楊慶,此刻整個(gè)人愣在原地,一時(shí)間也是瞠目結舌,不知該說(shuō)些什么。

    葉離之所以拒絕,可不是他不盡人情。

    要是真對華夏文明宣傳有益,哪怕他將這件物品白白捐出去也沒(méi)有任何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可孔府的這個(gè)倡議,明顯就帶著(zhù)極大的個(gè)人私欲在里面。

    首先孔府的慶典,他們會(huì )是主角,到時(shí)候再宣布這件文物回歸,好像孔府在這里面也出了極大的力一樣,葉離等于白白為別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其次孔家到底是什么德性,他早就已經(jīng)了解了,這件物品一旦交給他們家族,別說(shuō)是展覽,到時(shí)候肯定會(huì )成為孔家的私人收藏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葉離一度懷疑孔家是不是和天秤集團也有著(zhù)千絲萬(wàn)縷的關(guān)聯(lián)。

    要知道近些年華夏對于文物的關(guān)注度是非常高的,一件國寶級別的物品想要流落到海外??刹皇且粋€(gè)張沫若就能辦到的

    其背后還有更大的推手,相互配合才有可能達成。

    萬(wàn)一葉離的猜測為真,這件好不容易得回來(lái)的國寶蛇首,豈不是再次羊入虎口,甚至有可能重新流失海外。

    葉離這邊的拒絕令楊慶不知該說(shuō)什么,正當場(chǎng)面陷入僵局之際,雅間內卻忽然傳來(lái)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你別太張狂,這次來(lái)找你可不僅是孔家的意思,年輕人太氣盛,絕對不是件好事!”

    “呵呵?!?br />
    聽(tīng)到質(zhì)疑葉離尋著(zhù)聲音看了過(guò)去,這才發(fā)現是跟在楊慶身邊的一個(gè)中年男人說(shuō)的話(huà)。

    這個(gè)人剃了個(gè)平頭,沒(méi)遇見(jiàn)也帶著(zhù)一絲兇悍,看起來(lái)冷冰冰的,非常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由于剛才始終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葉離還以為他只是個(gè)普通的隨從呢。

    可現在看來(lái)這個(gè)中年男人似乎也另有身份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他就算再怎么厲害,到了葉離這里也只是個(gè)屁!

    于是葉離淡然一笑,回道:“不氣盛,還是年輕人嗎?”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